我虽渺小,我却奔跑——我校苏祎杭同学荣获第十七届“语文报杯”全国作文大赛一等奖
作者:[db:作者] 日期:2016-03-30 00:00:00  发布人:admin2  浏览量:123 打印本文

我校1705班苏祎杭同学(现文科17.1班)的《因为你选猫,我选画》日前在刚结束的第十七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中荣获全国一等奖。

价值——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为主题的第十七届语文报杯全国作文大赛中,我校苏祎杭同学的小说《因为你选画,我选猫》在群英中脱颖而出,获得我校唯一的一等奖。

苏祎杭同学的小说别出心裁,以两个不同学医人不同选择导致不同人生境遇的故事阐明不同价值观对人生的不同作用。但文中作者没有给出何对何错的评价,把思考留给了读者。她说:我当时并没有什么得奖的把握。因为她们所写的都是正确的价值观对人生的意义。我把我的想法说给大家听时,她们并没有认同。然而我终究选择了自己,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因为别出心裁和见解独到在一定程度上会对创作起积极作用……”

苏祎杭同学平时爱好写作,并且自己称自己是一位写手。她想用文字记录生活,书写感悟。她觉得写作是她心灵的净土。她说:我自称一个写手,用文字留住转瞬即逝的生命,把写作作为生活的情趣,像一道风景。

苏祎杭同学的灵感来源于生活,记录生活。她觉得最纯真的灵感的爆发,最质朴的感情,才能不埋没文字的魅力。她说:在俗世的烟云里,即使我花费很多本应该写作业的时间,我也要守住最后一片心灵的净土,无论未来如何,都无怨无悔。也许,这就是我的价值观吧,我心甘情愿这样走下去,脚踏实地,步步阶梯。

苏祎杭同学并没有停留在获奖的欢愉与温柔中,她说:这次不期而遇的成功不是高潮,更不是结局,它只是我在文字的无止境的道路上的开始。仅此而已。我虽渺小,我却奔跑。她表示写作是她的生活情趣,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因为你选猫,我选画

鱼疼(原1705班苏杭)

一个临水小城,山水如画,鸟语花香,就像一个宁静的世外桃源。人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仿佛是缓缓淌去的小溪,恬静自然。

然而好景不长。

一场突如其来的病症侵袭了小城的人。病痛的折磨使人们面黄肌瘦,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眸也失去了色彩。见到这番景象,小城的医者竭尽全力地救治大家。最后,小城的病症终被消灭,然而为数不多的医者也都撒手人寰。在缅怀仙逝的人后,大家决定,送两个聪颖善良的人去学医救人。

激烈的选拔后,还剩两个少年。

一个少年白衣飘飘,温柔的眸子里流淌着同情与善良的目光。他的嘴角挂着微笑,仿佛是造人的女娲,对生命充满着热爱。

一个少年墨衣袅袅,沉静的双眸,不苟言笑的脸颊,看起来令人生畏,却有着一种成熟与深沉的味道。好似一个长了人心的恶魔。

白衣和墨衣一同去外面学医,希望学成后治病救人。

他们天资聪颖,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老师对他们二人寄予了厚望。医者如仙,要有一颗博爱的心,救死扶伤。白衣坚信着这个信仰,而墨衣却微微锁眉,仿佛有更深的思索。

有一天,老医者给他们一行人讲了一个故事。卢浮宫内大火,你在眼前看到了一只小猫和一幅达芬奇的名画。然而你只能救一样,你救哪个。

白衣和众多弟子异口同声,救猫。而墨衣却深深地皱眉,半晌,响起一个空荡荡的声音,救画。

众人哗然。

大家苦口婆心地劝诫墨衣。医者父母心;生命是世界上最可贵的东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墨衣却淡淡一笑不再言语。

老医者深深地看了看墨衣。

下课后,白衣找到墨衣,医者如仙,博爱为上,你为何救画呢?

墨衣不语。少顷,他摇头笑笑回答,救猫又如何?猫活下来又有什么用呢?万物皆有一死,只有生死的轮回才有生命的延续。若不救画,万世佳作毁于一旦。

白衣还想说什么,墨衣却已经离开了。白衣惋惜地望着墨衣的背影;墨衣背朝着白衣惋惜地笑了笑。

因为墨衣救了画,除了白衣,所以人都对他嗤之以鼻。白衣苦口婆心地劝解,却杯水车薪。老医者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走过一天又一天的夕阳。

岁月如梭,转眼就十年过去了。白衣和墨衣皆技艺学成,该离开了。白衣找到墨衣,邀他一起回城。墨衣拒绝。

白衣怒了,质问墨衣为什么。墨衣只回答,因为可惜。白衣恼羞成怒地一拳打在墨衣的脸上,乌青一片。“你为什么不回去?大家辛苦地供养我们,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吼毕,白衣摔袖而走。

墨衣讽刺地笑笑。

老医者找到白衣,轻拍他的肩,不语。白衣不解愤怒地问老医者为什么。老医者看着稚气未脱的白衣回答,因为你救了猫,而墨衣救了画。白衣不明,老医者笑笑,摆摆手,你问墨衣吧,不要吵,他会告诉你。言毕,老医者离开了。留下一片傲然的背影。

白衣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不明白。

白衣找到墨衣,看着他青肿的眼眶。对不起,给你开付药吧,药到病除。

墨衣摆手拒绝道,我也是行医的人。

良久,无人言语。

后来,墨衣道,我知道你不解愤怒,但我仍然不会回去。因为当初我选画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我和你不会走同一条路。救猫虽好,但终究只是只猫;而救画,可以让更多的后人一睹达芬奇的经典。救一个有价值的人,他会继续为人类造福,这样生命才焕发了光彩。

白衣蹙眉,可是生命是等价的,何谈值得不值得?难道普通人没有生命的权利?

墨衣浅笑,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因为你选猫,我选画。

白衣和墨衣告别回到了小城,救死扶伤。墨衣留在了这里,做他认为值得的事。

几十年如一日,草荣草枯。

白衣回到小城,穷尽毕生精力救死扶伤。岁月染白了他的双鬓。他依旧白衣如烟,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像一位傲骨仙人。白衣在小城里医馆,亲自授医,燃烧自己,照亮了小城。小城里的人都说他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医者。

白衣很满足,他看着小城里的人幸福地笑,这便是他最珍贵的奖赏。他时常卧在金色的麦浪里,泥土的芬芳让他莫名心安。

白衣在电视里看见墨衣。

墨衣已然功成名就,可他的脸上却泛着岁月的一潮又一潮。他的双眸依旧深邃,仿佛掩藏了什么。可白衣一看而穿。他的双目里藏着儿抹看尽世态炎凉的悲哀与淡漠。到底是岁月沧桑了曾经的衣袂如墨。白衣惋惜。

墨衣是一个独特的医者,救人前都要问病人,你的生命对大家有什么意义或者你活着能为别人做什么。高超的医术,独特的性格,大家崇拜着也畏惧着。

然而,反面的声音依旧不绝。他们骂墨衣是豺狼,漠视生命,只为利益才帮助别人。墨衣站在高处,可脚下却是深渊。

几天后,墨衣收到了一封未署名的信。给他信太多,他几乎没有兴趣再去回复那些如潮的崇拜者与厌恶者。然而这封信,他只消一眼,便快速地拆开回信。

泛黄粗纸,寥寥几字:

因为你选画,我选猫。

又过了几天,从未收到过信的白衣也收到了一封信:

因为你选猫,我选画。



核发:admin2 点击数:123 收藏本页